兔子只吃窝边草,租了老妇人的房子,却遇到了对的人

栏目:插花 来源:中国木皮网 时间:2019-07-25

看文章之前发个支付宝,小编的文章看的满意请点击关注,每天有精彩文章发表。

打开支付宝首页搜“587119587”领红包,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!

兔子只吃窝边草,租了老妇人的房子,却遇到了对的人

年初的时候,房东老太太因为身体不适,被家人接回家养病,也因此,顾晴天换了一个新房东,听说是老太太的儿子。

顾晴天跟房东老太太关系不错,老太太搬走,她还没有从不舍的情绪缓过来,她所租的两室一厅,就迎来了另外一个租客。

虽然这本来就是合租房,只是以前房东老太太见她一个小姑娘,就没有再把另外一间租给别人。这一点,顾晴天一直对老太太感恩戴德,付一间屋子的房租,霸着两室一厅,所以对于新租客,她并不存在什么不满,只求自己不要遇到一个奇葩。

那天她睡到日上三竿,迷迷糊糊就听见客厅有声音,她吓得一个激灵,第一个反应是家里进贼了。坐在床上蒙了好一会儿,才回想起来房东大叔说今天新租客会搬来,这才松了一口气,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又眯了一会儿。

又躺了十几分钟,顾晴天才爬起来,穿着长裙睡衣,揉着眼睛就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。

客厅有个大大的落地窗,白色的窗纱被打开,阳光倾泻进来,穿白色T恤的一个男生背对着她站在客厅里,留着寸头。顾晴天暗暗打量着,敢留寸头这种考验颜值的发型,看来对很有自信啊。

他的东西不少,大大小小的行李占了一客厅,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顾晴天打了个哈欠,问道:“你就是新来的租客?”

那个少年闻言回头,皮肤白皙,鼻梁高挺,颜控顾晴天在心底暗暗默认:这个租客不错,而且,配得上寸头这个发型。

那就是顾晴天和苏黎朗的第一次见面。

简单打了个招呼,顾晴天就准备回房间,刚转身,又想起什么来,便问道:“你有女朋友吗?”

苏黎朗闻言挑眉,玩味似的看着顾晴天,明显,他是误会什么了。

顾晴天清咳一声,道:“别误会,我之前的舍友跟一个男生合租,那个男生有女朋友,所以,招来了一些小麻烦。”

苏黎朗意味深长地“哦”了一声,似笑非笑地看了她好一会儿,才道:“我单身。”

顾晴天点点头,说了句“你先忙”之后就回了房间。

等她换好衣服出来,大件的行李已经被苏黎朗搬进他住的屋子了,客厅的地板上残留着包装用的东西。顾晴天换了一身家居长衣长裤,扫了地上一眼,主动拿了扫把来帮忙。

苏黎朗从房间出来,看见自己的活有人做了,就半倚在房间门口,找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,看着顾晴天打扫。

顾晴天闻到烟味抬头,看着他手里的烟,眉头微微皱起。

“不喜欢?”苏黎朗说着就要掐灭烟。

顾晴天也没有否认,只道:“其实没必要的,我不经常出房间,我不在的地方,你都可以抽。”

苏黎朗若有所思,反问:“那意思是不是说,只要我抽烟,你就不会出现在我周围?”

顾晴天点点头,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。”

苏黎朗“哦”了一声,把烟掐灭了。

顾晴天微怔之后,反应过来,但并没有说什么,低下头继续扫着地上的垃圾。

2

顾晴天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,艺术学院毕业的学生,能歌善舞,毕业之后游手好闲不去找工作,窝在房间里当个网络主播,平时在网上唱唱歌、跳跳舞,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堕落生活。

在网上混饭吃,靠得不仅仅是才艺,颜值做为文化软实力的一种,顾晴天自认为,自己的实力不差。

所以她并不诧异苏黎朗第一次见面就说了那样奇怪的话,被搭讪这种事,一回生二回熟,经历多了就习以为常了,何况对方个长得也不错。同住屋檐下,互生好感总是要比两看生厌要好得多。

顾晴天一般晚上直播,她还在念大学时就已经住在这间公寓,毕业后也懒得搬,住了好几年,一直都肆无忌惮,突然搬进来一个人,难免让她收敛不少。

等她直播完,已经晚上11点多,关了设备出来喝水的时候,苏黎朗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没开灯,电视上闪动的灯光明明灭灭交替着打在他脸上。

听见开门的动静,他转头看向顾晴天。

“吵到你了?”顾晴天有些不好意思。

苏黎朗伸了个懒腰,换了个姿势面对着她,“唱得挺好听的。”

顾晴天笑着点头,“有眼光。”

苏黎朗也被她的样子逗笑了,顾晴天走到冰箱前,拿了一罐饮料,想了想,又拿了一罐丢给苏黎朗。

苏黎朗接住饮料,打开喝了一口,“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?”

“大二开始租的,现在毕业都快一年了。”

“工作就是唱歌?”苏黎朗又问。

顾晴天点点头,“那你呢?”

苏黎朗往沙发上一靠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“毕业三年,在大城市待不下去了,家里老人身体不太好,家人就催着我回来结婚。”

顾晴天笑,“那还挺困难的,你现在单身,离结婚还远着呢。”

“是啊,本来因为工作就难做了,没想到老婆更难找。”

插科打诨一阵,两人的关系熟络了不少,公寓两室一厅,公用的卫生间和厨房。顾晴天出来就是为了洗澡,苏黎朗在客厅里她不好意思,好在闲聊了一会儿,苏黎朗看出她的不好意思,开了灯关了电视就回房间。

顾晴天舒舒服服洗了个澡,拿着毛巾边擦头发边回房间的时候,听见苏黎朗房间了传出来他打游戏的声音,很可耻地萌生出一种温馨感。

她瑶瑶头,把这种来自新房客身上的怪异感觉抛之脑后,快步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苏黎朗不像顾晴天,无业游民,靠才艺混饭吃,他有正经的工作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他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规律看起来很是充实。

顾晴天倒是也起得早,下楼晨跑后回来吃早餐,以前只用做自己的一份,看苏黎朗每天忙着出门没时间做早餐,顾晴天顺带着也帮他做了一份。吃完早餐,就开始一天的宅女生活,哼个小曲,练个瑜伽,天气好的时候,就到阳台看书晒太阳。

傍晚不直播的时候,顾晴天会到小区外的小广场跟大妈们跳广场舞或者练太极。她本来就是学这个的,不管是广场舞还是太极,都跳得有模有样的,在大妈里颇受欢迎,还当起了免费教练,帮着大妈们纠正动作。

那天苏黎朗下班回来路过广场,走过广场舞队伍,觉得队伍前面领舞的人有点眼熟,退回来看,那个领舞的姑娘,可不就是顾晴天。

他的嘴角抑不住往上扬,他穿着上班的黑色西装,外套搭在手上,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。

好不容易等到一首音乐完结,顾晴天停下来休息,转身的时候,看见苏黎朗正看着自己,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走过去。

“下班了啊。”

苏黎朗点点头,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,“小小年纪就当上广场舞领舞,前途不可限量啊。”

顾晴天知道他在打趣自己,不以为然地耸耸肩,道:“以前是看房东老太太一个人挺孤单的,就把她叫下来一起练太极,练着练着,就成了广场一霸。”她把手往后一挥,豪迈道:“爱卿,这是朕为你称霸的广场。”

她古灵精怪的样子实在讨喜,苏黎朗没忍住,朗声笑了出来。

跳完舞,也到了直播的时间,顾晴天拿了东西跟着苏黎朗回了公寓,洗澡换衣服化妆,开始了一天的直播。

3

在苏黎朗搬来的半个多月后,房东拜访了他们的公寓。

苏黎朗一大早就已经上班去了,房东进来大概看了一下苏黎朗的房间,然后就来敲顾晴天的房门。

之前房东刚刚接手这栋公寓的时候,顾晴天跟他碰过面,和蔼可亲的大叔,眉目间颇像老太太,可能因为是因为老太太的原因,顾晴天对他没来由地有好感。

“合租那小子,没给你惹麻烦吧?”房东问她,“我妈之前也说过,不要把这间房间租给别人,让你自己住……”

顾晴天忙说:“本来就是合租房,我以前一个人霸着怪不好意思的,现在搬来新租客,我也算多了个舍友,以后电灯马桶什么的坏了,还有免费的修理工。”

人情世故顾晴天还是知道的,以前房东老太太对她好,才让她一个人霸着这间公寓,她已经很感谢老太太的照顾了。

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顾晴天乌鸦嘴,那天房东回去后,晚上她正在直播的时候,公寓突然电压不稳,电灯闪了几下,就停电了。

顾晴天直播到一半被迫停止。

这栋公寓是老式公寓,虽然定时维修,难免还是有电闸跳闸的情况,以前遇到这种情况,顾晴天都是自己出去动手修。她坐在椅子上愣了一会儿,叹了一口气,才站起来走出房间,准备出去看是不是又跳闸了。

刚走出自己房间的门,就听见卫生间里有动静,下一刻,卫生间的门被打开,顾晴天手里的手机开着照明功能,照过去,看见苏黎朗走了出来。

他只穿了一件长裤,上半身光着,头发湿漉漉的,明显是洗到一半停电了,热水也停了,匆匆忙忙用冷水把身上的泡沫冲干净。

顾晴天幸灾乐祸地笑出声,苏黎朗看着她,又气又羞,板着脸不说话。

顾晴天安慰他:“以前我也遇到这种事,有一年冬天,我正洗着就停电了,寒冬腊月,我用冷水把沐浴露冲干净,那种感觉,透心凉,心飞扬。”

“那看来我比你要好一点。”苏黎朗的脸色稍稍缓和下来。

顾晴天原本想自己出门看电闸,苏黎朗偏说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性,应该让他去。但这栋公寓顾晴天到底是住了好几年,顾晴天只能给苏黎朗带路,然后让苏黎朗去修。

可出来之后,他们才发现,这次不是简单的跳闸,而是有住户家里的电线烧了,祸及整栋楼,房东已经叫了电工来修,让大家不要慌,回到屋里等消息。

苏黎朗出去的时候,回房间找了一件衬衫穿着,没扣扣子,透过手机微弱的亮光,顾晴天偷偷看了好几眼,看那腹肌的紧实度,是个练家子。

女孩子对男生的美好想象,无外乎一张好看的脸,大长腿、腹肌、白衬衫,很巧,这些苏黎朗都有。

回到公寓里,顾晴天举着手机打量了苏黎朗好一番,忍不住感叹道:“你说你这种条件,怎么就沦落到被家里人逼婚的下场呢?”

苏黎朗坐到沙发上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,笑道:“好看是不能当饭吃的。”

“可长得不好看,容易让人吃不下饭。”

苏黎朗被她认真的样子逗笑,斟酌了一下用词,对她邪邪一笑,“虽然说兔子不吃窝边草,但是现在我接触的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孩子,家里催婚催得厉害,要不,你跟我回家得了。”

顾晴天知道他是在开玩笑,走过去坐到他旁边的沙发上,学着他的样子往沙发上一靠,“那你可来晚了,像我这种好女孩,早就有人看上了。刚刚搬来的时候,房东老太太就一直念叨着把我介绍给他的孙子,前不久房东来,也说过让我做他儿媳妇的话,我这也算是见过家长了。”

顾晴天的手机被她随意放在茶几上,灯光照到屋顶,昏暗的灯光中,苏黎朗看向顾晴天,眸子微垂,“你跟房东关系很好?我是说之间的那个老奶奶。”

顾晴天“嗯”了一声,“大二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住了,觉得老太太一个人挺孤单的,经常闭门不出在屋子听咿咿呀呀的戏曲。你也知道,我是学这个的,那天给老太太唱了一段,老太太就记住我了。”

苏黎朗认真听着,然后问道:“她有说过她的家人吗?”

“有,说她的儿子儿媳妇和孙子在外面有工作,这栋公寓是她老伴留下来的房产,她舍不得走。其实按老太太说的,他孙子的条件其实不错。”

“你见过?”

“没有,不过,他来这里看过老太太,不过那时候我生病,出去买了药就窝在家里。”

“说不定他见过你呢?”苏黎朗道,“老太太那么喜欢你,肯定也是太太跟她孙子念叨,他来了,老太太肯定会让他见你一面的。”

顾晴天闻言,突然扶额作惋惜状,“那完了,如果他真的见过我,还一点反应都没有,估计我跟他是没戏了。”

苏黎朗无奈地笑笑,这丫头还真的是思维活跃。

房东说找了电工来修,但几点能修好还不知道,顾晴天直播的时候化了妆,摸黑用冷水洗了一把脸,也不知道洗干净没,就想着来电了再认真洗一遍。

可她和苏黎朗聊了好长一段时间,还是没有来电的预兆,她不习惯熬夜,聊着聊着就开始打哈欠,到最后眼睛一闭,没了知觉。

顾晴天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是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,作为独居女生,清醒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自己的衣服,看见还是完整的之后松了一口气。

客厅里有动静,她翻身下床准备出去,她房间的门口有一个全身镜,路过的时候习惯性看了一眼,诧异地发现,自己脸上的妆竟然被洗干净了,想了想,应该只有苏黎朗能帮她卸妆了。

她走到客厅,苏黎朗正在厨房里煎鸡蛋,动作娴熟,戴着围裙,完全是一个家庭煮夫该有的气场。顾晴天靠在厨房门口看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道:“我的妆是你卸的?”

苏黎朗回头,晨光熹微中,冲她灿然一笑,“昨天你睡了没多久就来电了,怕你睡得不舒服,就擅自拿了你房间桌子上的卸妆水帮你洗了个脸。”

顾晴天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,这个大男生小心翼翼拿着卸妆水帮她卸妆的样子。画面感有些强,不过,由此也可以看出来,她昨天晚上是真的睡死了,别人帮着卸妆都没醒。

4

房东在公寓住的时间并不多,说家里是老婆在照顾老太太,他要时不时回去看一下,要不然老太太念叨。

那天顾晴天下楼晨跑回来,正好碰到房东开车回去看老太太,房东看见她,特意把车停下跟她打招呼,寒暄了几句,房东大叔突然说道:“老太太一直念叨着你呢,非嚷着要回来听你唱歌,还说要是你真的成了她的孙媳妇,她就满意了。”

这种话顾晴天听了无数遍,早就免疫了,但这次房东刚刚说完,顾晴天就看见苏黎朗从拐角处走出来。她一怔,等反应过来已经脱口而出道:“老太太想听我唱歌的话,我随时可以唱给她听,只不过孙媳妇什么的,是不太可能了。”

房东大叔也没说什么,道了别,踩下油门就走了。

都说脱口而出的话,是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,顾晴天在看见苏黎朗的那一刻,不知道怎么的,就开始抵触房东老太太想让她做孙媳妇的话。

她是想澄清什么吗?

顾晴天看着正向自己走来的苏黎朗,成熟的西装被他穿出一种雅痞气质,面如冠玉,剑眉星目,是很招女孩子喜欢的长相。

他也看见了她,挑眉勾唇,眼底含笑着向她走来。

可能因为性格和眼光太高的原因,顾晴天没有谈过恋爱,她不知道自己对苏黎朗的感觉是不是喜欢,只是觉得,在他向自己走来的那一刻,她的心底就像无端生起一阵微风,荡起心中涟漪无数。

微风拂面,舒爽又甜蜜。

晚上苏黎朗回来的时候,顾晴天正在广场陪老大爷练太极,余光瞥到苏黎朗,便停下动作喜滋滋地冲他跑来。老大爷看见正跟他们打太极的小姑娘突然跑向一个小伙子,都无奈又宠溺道:“女大不中留啊。”

顾晴天和苏黎朗同框的次数多了,楼下的广场舞大妈和太极老爷爷们,都认定他们两个关系不一般。有时候苏黎朗自己一个人去附近商店买东西,老板都会给他塞一包零食或者一瓶饮料,再补一句:“买这个吧,你女朋友喜欢。”

苏黎朗不置可否,拿着东西一起结了账。

苏黎朗周末的时候不用去上班,顾晴天又宅,两人基本上都是窝在家里看电影刷美剧,到了晚上顾晴天直播,苏黎朗就做饭,等顾晴天直播完,熬得浓郁的排骨汤正好出锅。

生活过得散漫又惬意。

秋分之后的第一个周末,苏黎朗原本想跟顾晴天一起出去吃饭,但一大早,顾晴天接了个电话后就跑出去了,一个多小时后给他发了短信:我大学同学来看我,一会儿回公寓,可能会吵到你,你做一下心理准备。

闺蜜聚会,苏黎朗还是理解的,吃饭的事情可以往后拖一拖。

然后,等人来了,苏黎朗才知道,顾晴天带回来的同学中,有男的。

他在阳台看见顾晴天领着两男三女进了楼,心情有些波动,总觉得,这个公寓,除了他和房东,不应该有别的男的走进来。

他心里不爽,收了阳台上晾干的衣服,就躲进房间里不出来。

公寓不算小,但两个人的居住空间被这么多人闯进来,难免显得突兀。

顾晴天跟男生合租的事情在路上她已经跟同学说了,所以看见屋子里出现男生的东西时,他们并没有多做反应,只是一个男生到处打量之后,有些担忧地对她道:“晴天,跟男生合租,会不会不安全?”

“不会的,跟我合租那个男生,人挺好的。”客厅里不见苏黎朗,那他应该是在房间里,男生的话,他在里面肯定听得见。想到这里,顾晴天连忙转移话题,招呼他们坐下,倒饮料,拿水果。

其他同学毕业后就各子发展,留在本市的也是在公司上班,很少有像顾晴天这种,毕业了还留在学校附近的小公寓混吃等死的。这三个女生是她的舍友,跟她关系一直很好,这个周末正好都没事,这才来找她。两个男生没约,也跟着来了。

虽然顾晴天现在的生活悠闲,但在别人眼里难免不务正业,见了面免不了多说几句,顾晴天打着马虎眼应付过去。等到后面,一个男生调侃道:“像晴天这么漂亮的,找个有钱人嫁了,就衣食无忧了。”

这种话别人来说,多少有些不尊重女性的意思,但因为是认识多年的朋友,“嫁给有钱人”这句话,就成了难得的祝福,顾晴天听完就笑开了。

“那也得找到人才能嫁啊,像我这样又宅又懒的,估计是没人要了。”

“那意思是晴天你现在还没有男朋友?”开头觉得她跟别人合租不安全的那个男生闻言,面露喜色。

这个男生从大学起就对顾晴天表示出若有若无的好感,喜欢,但是又不敢追,这次听到顾晴天毕业之后还是没有男朋友,突然就萌生出自己还有机会的错觉来。

顾晴天知道他的想法,没有正面回答。

顾晴天的沉默却换来那个男生的变本加厉,其他人觉得他们两个男未婚女未嫁的,就起哄着说:“干脆你们两个在一起得了。”

得个屁!

蹲在自己房间门口听墙角的苏黎朗终于沉不住气,在他的屋子,喝他的饮料,吃他的水果,还坐着他的沙发,竟然还胆大包天地觊觎起了他屋里的人!

他们闹得厉害,顾晴天正欲开口辩解,苏黎朗房间的门突然就被打开了。

客厅里的人都被开门的声响吸引,齐齐转头看过去,顾晴天看过去后一怔,苏黎朗这是,准备闹哪样?!

他穿着白衬衫和长裤,白衬衫的扣子没扣,露出精致的八块腹肌,头发乱糟糟的,脸上的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赤着脚踩在地板上,手里拿着一件什么东西,无视客厅里目瞪口呆的一干人,目不斜视地往顾晴天的房间走去。

“苏黎朗,你干吗?”

在苏黎朗打开她房间,准备走进去的时候,顾晴天叫住了他。

虽然其他时候,他们都是随意串门,她房间的电脑出问题,还会跑到他的房间借电脑,可是现在,有人在……他就不能矜持一下吗?

苏黎朗转身,目光定格在顾晴天身上,举起手中的东西冲她晃了晃。

“你有东西落在我房间里了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苏黎朗挑眉,把手中的东西抖开来--一件性感的黑色蕾丝睡裙!

大清晨,衣衫不整,睡衣落在房间里,两人的关系不言而喻。

5

对于苏黎朗的行为,顾晴天没有跟同学多做解释,只是在苏黎朗进去放睡裙的时候,红着脸跟同学解释道:“这就是跟我合租的那位,苏黎朗。”

其实收错衣服这种事以前经常发生,顾晴天也经常收错了苏黎朗的白色T恤,只是这次因为有外人在,尴尬指数不断上升。

收好了睡衣,苏黎朗去卫生间洗漱完毕,终于恢复平常那副一表人才的样子,看见大家还没有吃东西,还特别善解人意地下厨做饭。

孤男寡女,同住屋檐下,再加上刚才那一幕,大家都心照不宣,刚刚那个被起哄跟顾晴天在一起的颇为尴尬地愣住不再说话。

趁着苏黎朗做饭的时候,顾晴天也偷偷溜进去。

苏黎朗正背对着她切菜,顾晴天站在他身后,从手指戳了戳他的腰,道:“刚刚你是在帮我解围吧?”

苏黎朗没回头,继续切着菜,“什么解围?收错衣服,然后拿回去还这种事,三天两头出现一次,我只是在做平时做的事情,顾不上别人怎么看。”

顾晴天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,道:“不过,睡裙这种东西,以后我可以自己去拿的……”

顾晴天还没有说完,苏黎朗便放下菜刀转身,顾晴天以为自己挡着他了,往后退了一步,苏黎朗却直接伸手,环着她的身体去拿她身后柜台上的菜。

这种姿势,从同学的角度看来,就是苏黎朗把顾晴天揽在怀里。

顾晴天的脸就印在苏黎朗的胸膛上,他边拿东西还边说话:“哪有那么麻烦,顺手就拿过去了,还是说,你不想被别人误会?”

他说话时胸腔里的共鸣震在顾晴天耳边,顾晴天本能地抬手抵住他的胸膛,在他怀中抬头,“跟这个没有关系……”

苏黎朗轻笑出声,低下头去看她,因为身高差,加上这样的动作,两人的鼻尖几乎是碰到了一起。苏黎朗不说话,只是笑,顾晴天的心,一不小心就跌进了他的目光里,挣扎未果,越陷越深。

顾晴天脸一红,推了他一把,然后弯腰从他的手臂下钻了出去。

苏黎朗站在原地,一手拿着一把青菜,另一只手搭在柜台上,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,目光幽深得像只要吃掉小白兔的大灰狼。

不得不说,苏黎朗靠着一副好皮囊,给顾晴天的同学留下了一个好印象。虽然开始拿着睡裙那一幕有点不和谐,但晚上顾晴天送同学们回去的时候,舍友拉着顾晴天一个劲儿道:“妞,这男的不错,等有空姐姐给你调查一下他的底细,如果能嫁就嫁了。”

顾晴天嘴角一抽,没说话。

顾晴天几个女生走在前面,下楼的时候,苏黎朗就靠在门边看着他们。那个对顾晴天有意思的男生走在后面,看着顾晴天他们走远了,没忍住,跑回来对苏黎朗道:“听晴天说你刚刚搬来不到两个月,你们只认识了两个月,就发展得这么快,你能确定你以后还会喜欢她吗?”

苏黎朗倚着门,双手环胸,淡然道:“谁跟你说我们只认识了两个月?”

那个男生诧异,正准备说什么,苏黎朗就开始下逐客令:“慢走不送,下一次,我会用结婚请帖邀请你来做客。”

送走同学,顾晴天回到楼下的时候,抬头看见苏黎朗站在阳台上,手上有个亮光,应该是在抽烟。

他们住在四楼,苏黎朗也能看见顾晴天,他看见她,冲她笑了一下,然后就把烟给掐灭了。

顾晴天上去的时候,苏黎朗已经回房间了,屋子里还有淡淡的烟味,桌子上的碗筷已经收拾干净了。

6

顾晴天换了一身衣服,洗脸化妆,准时打开直播。

顾晴天在网上的人气并不是很高,但有很忠实的粉丝。经常给她刷礼物的粉丝她也记得ID,今天她刚刚打开直播,跟粉丝闲聊了几句,还没有开始唱歌,就有人给她刷了礼物。

她注意了一下ID:苏黎朗。

她的心突然咯噔一下,他要干吗?

虽然她直播的时候,苏黎朗在自己的房间里能听到声音,但他从来没有进过她的直播间,这次突然进来,还刷了礼物……顾晴天想起今天发生的事,心口酥麻,萌芽的种子好像正一点点冒出地面。

不过正在直播,她没想那么多,开了伴奏开始唱歌。

她开始唱歌之后,苏黎朗刷的礼物也越来越多,虽然以前也收过这样的大礼物,但一次性收到这么多,顾晴天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连一些铁粉都开始嚷嚷:“晴天你是不是被土豪包养了?”

她边直播,边拿着手机给苏黎朗发短信:“你干吗?”

苏黎朗在那头很快就回复了:“给你刷礼物啊。”

顾晴天汗颜:“我当然知道你是在刷礼物,但你什么意思?”

顾晴天一边给他发微信,还要一边跟粉丝互动,不能解释太多,只能简单粗暴地发了这么一句。

苏黎朗却答非所问:“那别人给你刷礼物是代表什么意思?”

“喜欢我唱歌啊。”

“那我跟他们不一样,我喜欢的是你整个人,所以,应该要多刷一些礼物。”

他刚刚把这句话发过来,顾晴天的直播间又被刷了好多礼物,顾晴天先是被他那句“我喜欢的是你整个人”给整蒙了,拿着手机半天不知道回什么,粉丝见她不唱歌也不说话,纷纷留言关心。

就连苏黎朗也发过来一条信息:“别愣了,你的粉丝在看着呢。”

顾晴天这才回神,放下手机,看着镜头,却不知道说什么,这时,苏黎朗的短信又发过来了。

“家里催婚催得紧,如果你对我也有那么一点意思的话,就跟我在一起吧。”

顾晴天看着手机,没说话,苏黎朗又发了一条:“讨厌我?”

顾晴天想了想,摇头。

她这是下意识地动作,她蒙住了,以至于忘了自己在直播,自己的一举一动,都有几千上万人再看着。很显然,苏黎朗也看见了,他又问:“喜欢别人?”

顾晴天摇头。

“不讨厌我,又不喜欢别人,那是不是就可以理解为,只要我努力,我们之间还是有可能的?”

顾晴天怔住,她太久没说话,直播间已经要炸了,粉丝的留言刷得飞快,顾晴天捂住自己的脸,揉了揉,回过神之后就对着镜头,像是自言自语般说了这么一句:“我好像,该找一个男朋友了。”

顾晴天的直播只唱歌,偶尔跳舞,也是保守的中国舞,吸粉完全靠得是一把好嗓音,所以女粉丝居多,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时,粉丝的留言就变成了给女神找一个男朋友。

粉丝们纷纷给顾晴天推销起自己的哥哥、邻居家叔叔之类的,顾晴天看着看着,笑得眉眼弯弯。

“想找一个身高182的,因为我的手机号码开头是182。”

苏黎朗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的体验表,正好182。

顾晴天又道:“最近比较喜欢那种能把白衬衫穿出雅痞风的男生。”

苏黎朗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白衬衫,不过,雅痞……他应该符合吧。

“最好,还要留着寸头,因为这种发型特别考验颜值,如果寸头好看,那就完美了。”

苏黎朗欣慰地摸了摸自己的寸头,嘴角差不多要咧到后脑勺去了。

他再也顾不上其他的,站起来朝外走去。

顾晴天正说着自己对未来男朋友的要求,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,苏黎朗站在门口,笑得意味深长。

顾晴天颇为羞涩,还没来得及说其他的,苏黎朗已经朝她走来,走进镜头中。

苏黎朗冲她伸手,顾晴天没反应过来,就没躲。

苏黎朗很满意她的这个反应,勾唇一笑,扣住她的后脑勺就吻了下去。

顾晴天一惊,一双美目蓦地瞪圆。

这可是在直播啊!

众目睽睽之下,主播被突然闯进来的男人强吻,粉丝们都疯了,而且看这个男的的样子,跟刚才顾晴天描述的简直一模一样。

不明真相的粉丝还在嚷嚷有人非礼他们的女神,精明的粉丝已经了然--这就是一波虐狗大戏。

这种美好的氛围,被这么多电灯泡看着,苏黎朗难免不自在,他还抱着顾晴天不放,一手摸索着拔了电脑电源,然后把顾晴天抱到一旁。

顾晴天被他抱到桌子上坐着,苏黎朗挤在她的双腿间,刚刚被抱起时,她反条件抱住苏黎朗,现在的姿势,很是暧昧。

顾晴天红着脸不敢直视他,苏黎朗却故意蹭过去。

“刚才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我告白了,现在反悔不想认了?”

顾晴天嘴硬,反驳道:“谁跟你告白了,身高182,穿白衬衫留寸头的男生多的是……”

苏黎朗故作明白地“哦”了一声,“这样啊,那看来只有一个办法,能挤掉其他182穿白衬衫留寸头的男生了。”

顾晴天诧异,抬头看他。

苏黎朗坏笑道:“你知道什么叫生米煮成熟饭吗?”

“……”

7

跟苏黎朗确定交往之后的一个星期,苏黎朗就想着带顾晴天回家见父母。

顾晴天突然打起了退堂鼓,这才交往了一个多星期,怎么就要见父母了呢?

苏黎朗却容不得她犹豫,某天早上起床,就把她跟行李一起打包带回了家。坐了几个小时的车,等到了苏黎朗的家,看见他所谓的父母和奶奶时,顾晴天的大脑完全短路了。

“闺女,快过来。”房东老太太和蔼地招呼她过去,而老太太的旁边,正乐滋滋看着她的,不就是想把她拐回家当儿媳妇的房东大叔嘛。

顾晴天回头看着苏黎朗,用眼神询问:这是怎么回事?!

苏黎朗回答得倒是坦荡,“哦,一直忘了跟你说了,我就是房东老太太的孙子。”

苏黎朗在读大学时,就一直听自己奶奶念叨,说她的公寓住进来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姑娘,会唱歌会跳舞,还陪她一个老太太跳广场舞。

奶奶自己一个人住在老家的公寓里,所以有人陪着她,苏黎朗挺高兴的,莫名地也对这个没见过面的小姑娘有了好感。

再久些,他毕业了,奶奶又开始念叨,这小姑娘没有男朋友,他跟那个姑娘年龄相仿,不如跟那个姑娘在一起。

奶奶给他发了很多那个小姑娘的相片,还有一些视频,就这样,苏黎朗渐渐喜欢上了那个奶奶口中无比优秀的姑娘。

有一次放假,他回老家去看奶奶,本来想着见那个姑娘一面,却被奶奶告知,那个姑娘生病了。

他有些失望,但依旧不死心地往外张望。

奶奶腿脚不利索,住在公寓二楼,那天他在阳台上给奶奶养的多肉浇水,楼下路过一个人,他一个激灵,立马认出那个人就是奶奶口中说的那个姑娘。

他没浇完水,就跑下楼,跟着那个姑娘去了药店。

可是那个姑娘感冒了,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,他跟在她身后,她一直都没有发现,到药店买药时,还把钱包落在药店里。

他拿了钱包追上她,她看了他一眼,虚弱地道了一声谢。

可她没记住他。

直到最近,奶奶生病需要休养,爸爸把奶奶接回家,那边的公寓需要人接手,他换了工作,成了她的舍友,到底,还是把她拐回了家。他和她的爱情故事,结局是皆大欢喜。

所以,那个男生说他跟顾晴天只认识了两个月,哼,可笑,他对她,早就已经图谋不轨了。

看文章之前发个支付宝,小编的文章看的满意请点击关注,每天有精彩文章发表。

打开支付宝首页搜“587119587”领红包,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!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