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铁路引发的血案,直接杀死了一个国家

栏目:旧物 来源:时代周报 时间:2019-07-11

“辛亥革命”(1)

1900年庚子之变,八国联军都杀入京城了,搁以前清朝早就嗝屁了。可这一次,清朝居然没亡,简直对洋大人们感恩戴德,乃至慈禧老太婆感激涕零,主动表示:“量中华之物力,结与国之欢心。”洋人本来就想宰你,你自个儿主动求宰,那人家就更不客气了。

对国外献媚,必然对内压榨,因为献媚不能空口白牙,需要本钱的嘛。1911年5月,铁路督办大臣盛宣怀与英、美、德、法四国银行团签订了“粤汉,川汉铁路借款”,把地方筹集资金和募集款项修建起来的铁路,全部收归国有。

很显然,只是组织强行耍流氓。广东、四川、湖北、湖南四省人民不干了,特别是四川,专门成立了“保路同志会”,提出“路存人存,路亡人亡”的口号。更要命的是,这股浪潮席卷全国,引起了巨大振荡。

保路运动发起后,遭到清政府血腥镇压,导致原来的和平请愿升级为武装斗争。由于清军在四川的兵力不足,为了镇压四川人的反抗,清政府不得不就近从邻省增兵。于是,端方率湖北新军第8镇(相当于师)16协(相当于旅)31、32标(相当于团),赶去四川去镇压保路运动。

一条铁路引发的血案,直接杀死了一个国家

没有四川保路运动,何来湖北武昌起义?

四川闹得厉害的时候,湖北也没消停,特别是革命思想和人员已经渗透进入军队。以前往四川镇压运动的新军第8镇为例,大批中下级军官和普通士兵都加入了同盟会下属的“文学社”和“共进会”这两个革命团体。9月16日,文学社和共进会召开联席会议,研究武装起义的具体事宜,成立了统一领导机关,推举文学社社长蒋翊武为起义军总指挥,共进会军务部长孙武为参谋长。

不过,那个时期的革命者普遍有个毛病——保密意识不强,总是容易泄密。这不,湖北新军酝酿起义的事儿就被官方察觉了。湖广总督瑞澂和新军第8镇统制(相当于师长)张彪得到不少关于革命党人要起义的密报,赶紧采取了应急措施:一方面加强警戒和防备,另一方面对有所怀疑对象进行秘密逮捕和突击审讯,企图把革命起义扼杀在摇篮里。

这个时候,革命者再不动手,那就只能等死了。所以,文学社和共进会决定于1911年10月6日(农历中秋节)发动起义。后来因为准备工作不顺利,决定延迟10天,到10月16日再干。

结果,出意外了。

一条铁路引发的血案,直接杀死了一个国家

成事不足、败事有余的孙武

起义前一周,也就是10月9日,参谋长孙武在汉口俄租界宝善里14号革命党人刘公的家里,秘密制造起义所用的炸药时,不慎失手,导致炸药爆炸。刘公急忙用黄包车送孙武去德国人开设的医院治疗,但由于爆炸的动静太大,导致俄租界的军警迅速赶到现场,将起义用的旗帜、公告、武器以及起义重要人员的名册统统搜走,并转交给了清政府。

形势危急,起义总指挥、文学社社长蒋翊武在当天下午17点赶到武昌小朝街85号文学社机关,召开紧急会议,作出如下决定:

第一,迅速撤退名册上已经暴露的兄弟;

第二,把起义时间提前到当天晚上12点;

第三,以中和门外的炮声会起义的信号,同时派邓传麟去各处传达提前起义的指令。

当晚9点,清军拿着起义花名册到小朝街逮捕革命党人。来不及转移的彭楚藩、杨宏胜、陈化龙等人不幸被捕,起义军总指挥蒋翊武从厕所的窗户翻出,侥幸逃过一劫。同时,由于武汉三镇被戒严,奉命去传达起义指令的邓传麟也没办法完成任务。

起义的头儿没了,起义的时间不知道,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这次起义要胎死腹中了。

10月10日凌晨,刚刚被捕的彭、刘、杨三人,因为宁死不肯透露机密,被处以斩决。为防止第8镇新军起来反抗,湖广总督瑞澂和新军第8镇统制张彪联合下令,封锁新军军营,严禁士兵外出,不配发足额的弹药,外人也不许入军营一步。

这样一来,在新军中引起了巨大恐慌。计划参与起义的新军军官和士兵们,谁也不知道名册上有没有自己的名字,如果随后被捕,肯定死路一条,横竖是个死,不如拼了。这是起义一声枪响,迅速蔓延的心理基础。

10月10日下午,湖北新军工程第8营的士兵们被困在营房。大家把所有的酒和菜都拿出来,痛痛快快喝一场,意思是要么革命革痛快,要么被杀头也是饱死鬼。大部分士兵一直喝到傍晚,才醉醺醺回到各自营帐去休息。这一天,正好是1排的革命党熊秉坤值班守夜。他是该营共进会的代表,当天发现起义领导人都不见了,便决定利用自己值班的机会,外出串联其他部队,筹集子弹,准备起义。

一条铁路引发的血案,直接杀死了一个国家

熊秉坤小兵立大功

晚上7点,该营2排的排长陶启胜巡查,意外发现士兵金兆龙正在把子弹上膛,大喊:你干什么呢?要造反么?陶启胜平时欺压士兵惯了,金兆龙早就看不惯他,上前将其打倒,并高喊:弟兄们,动手吧。

陶欲逃跑,另一名士兵程定国开枪将其击毙。听到枪声,该营代理管带(就是营长)阮荣赶来,还没到门口就被士兵吕中秋和徐少斌开枪击毙。其他忠于清政府的军官见势不妙,纷纷逃窜。

熊秉坤和金兆龙很快集中了300多名士兵,第一时间赶去一个地方——楚望台军火库。因为枪弹分离,缺少弹药怎么起义?

本以为楚望台军火库有一场恶战,哪知很快就摆平。原来,守备军火库的士兵在队官吴兆麟的带领下,战场起义。由于吴兆麟年龄稍长,又是队官,大家就一致推选其为革命军临时总指挥。

一条铁路引发的血案,直接杀死了一个国家


楚望台军火库旧址

所谓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”,工程第8营起义的星星之火,很快点燃了武汉三镇。随后,新军的步、马、炮、辎重等各营纷纷发动起义,打死忠于清政府的军官,不约而同聚拢围攻总督府。炮兵营占领高地,把大炮对准总督府,发出隆隆炮声,震动了整个武汉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湖广总督瑞澂根本没有想到。他以为,既然已经灭了起义的总指挥部,那帮反贼是乌合之众,群龙无首之下,肯定搞不起事来。如今,面对起义军的大炮,他根本没有死守待援的决心,不顾身边人劝阻,在总督府后面的墙上打了一个洞,带着家眷和亲信从这里逃走,一直逃到停在长江上的“楚豫”号军舰。

一条铁路引发的血案,直接杀死了一个国家


湖广总督瑞澂

总督跑路了,清军的指挥官张彪也没心抵抗了,从文昌门渡江逃往刘家庙车站。

10月11日中午,整个武昌都被革命军占领。当晚,革命军占领汉阳,次日又攻克汉口。至此,武汉三镇全部光复。

俗话说,破坏容易建设难。起义虽然成功了,但接下来的问题很大。同盟会老大孙中山远在檀香山,同盟会二把手黄兴还在香港,本应该直接领导起义的共进会和文学社的头脑蒋翊武、孙武、刘公等人,完全不知去向。

中国人选老大,非常讲究资历,而起义的领导者却是低级军官。起义成功后要选一把手,谁也不敢坐上去。当有人打算推选吴兆麟当一把手的时候,他连声说自己不够格,职小位卑,不能服众。当然了,他们也许还担心一点:万一后面清军反扑,起义失败,作为“造反派”的头儿,肯定被杀头!

起义居然没有头儿领导还能成功,成功了却没人愿意出来当老大,纵观上下几千年的起义史,这也算是很奇葩了。

一条铁路引发的血案,直接杀死了一个国家


吴兆麟

既然吴兆麟不愿意,那总得找个人出来才行,他必须官儿更大,镇得住场子。最后找出来这人,既不是革命者,也没有实际镇压革命,后来还当上了民国总统——黎元洪。

下一篇,我们接着说老黎身上鲜为人知的细节和趣事。

参考资料:

1. 胡绳:《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》

2. 何炳南:《武昌起义》

“许述工作室”核心成员查佳峰主笔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